厦门离婚律师是如何处理离婚纠纷的

日期:2019-12-09 11:05:31     人气:      来源:厦门离婚律师

  二、审理前的准备

          一个好的庭审必须由充分的庭前准备工作为支撑,在准备阶段,主审法官可通过审阅案卷材料、与当事人交流或举行庭前证据交换等方式对案情进行基本的了解,同时要求当事人明确权利请求。此外,考虑到离婚纠纷的特殊性,法官(助理)在进行准备工作时应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一)注意收集下列证据:

  (1)子女出生证明或户籍证明。在离婚案件中必须把子女的出生日期明确,理由如下:1.决定了抚养费的缴纳年限及数额;2.不会导致法律文书上记载的时间与户籍或计生部门记载的时间相冲突,既方便子女户口迁移(如迁往有抚养权的一方),同时也消除了数据不一致而产生的其他问题。笔者曾遇到过一个案子,诉讼时当事人没有提交任何证明,仅口头陈述子女的出生时间,双方均无异议,但该时间与计生部门记载的时间产生了冲突,从而使得女方申请二胎出现问题。

  (2)子女关于抚养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中规定"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因此如果所审理的案件中子女已经年满十周岁,则应当在开庭前即询问其关于抚养问题的意见。考虑到子女的心理承受力及与父母之间感情的维系与培养,不建议在开庭时对子女进行询问。

  (二)作好举证释明工作

         当前在离婚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往往存在如下错误的作法:一是庭前既不积极搜集证据亦不向法庭申请调取,更多地在庭审中提出相关请求;二是存在思维误区:即我们感情好的话怎么会来起诉离婚,或言之起诉离婚的行为已经证明感情破裂,无需再提交其他证据。

         很明显上述行为均是错误的,但强硬僵化的适用证明责任驳回当事人的诉求既不利于纠纷的解决,亦不利于司法公信力的建设。因此应当及时、准确的向当事人作好释明工作,尤其是应当对当事人的举证进行指导:1.对于感情破裂,可引导当事人搜集关于分居时间、有无家暴、有无恶习不改等证据;2.对于财产部分,有无银行存款、股票帐户、不动产登记情况。同时法官及其助理应当在开庭前向当事人释明:如需要由法庭调取证据,则应当在开庭前提交书面申请书,并告知未能提交申请书的法律后果,一并记入笔录。当然,为减少工作量,应当要求当事人尽量明确调取证据的范围,如申请法庭调取公安卷宗证明家庭暴力,此时应当要求申请人明确是前往哪一个派出所调卷。

  (三)作好应急预案

         离婚纠纷中当事人之间往往存在较大的情绪对立,常常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变得激动而丧失理智,因此开庭之前一定要想好遇到紧急情况的处理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双方在庭审中打起来,吵起来,当事人因情绪激动而引发的身体不适等。

  

  

  三、开庭审理

         综观整个离婚纠纷,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一般来讲主要是三方面:1.感情是否破裂;2.子女由谁抚养及抚养费的承担;3.共同财产的分割。因此在庭审中法官也应当根据这三个方面来推进庭审进程。

  (一)感情是否破裂。主要是调查双方的感情状况,首先询问被告对离婚的意见,如果被告同意离婚,则感情问题可以简单带过;如果被告不同意离婚,则应深入调查以下内容:

  (1)婚姻基本情况

       结婚前:双方相识的方式(自由恋爱或媒人介绍)、相识到结婚间隔的时间长短、缔结婚姻的时间

       结婚后:双方共同生活时间、双方当前感情状况、是否分居及分居时间

  (2)起诉离婚的原因

        主要看当事人提出的原因是否属于法定的准予婚姻的情形(婚姻法第三十二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此时相应的证明责任分配给提出主张的当事人即原告。

  (二)子女抚养问题。

         首先调查子女自身的基本信息,包括子女生育数量及时间、子女生活情况(主要由谁抚养,有无老人照顾,哪一方老人照顾更多);其次,调查双方对子女抚养的意见,如果双方能够就此达成一致意见,则应当允许;如果双方产生争执,则应更进一步调查:各方抚养子女的优势(经济基础、子女的生活环境)、年满10周岁子女的意见(可以当庭宣读询问笔录);最后调查抚养费承担的标准、时间以及给付方式。

  (三)共同财产分割。

         我国民众深受"夫妻一体"主义的影响,大部分家庭(尤其是在思想较为落后的农村地区)并不会就财产问题作出特别的约定,存在古代法律中反复说过的"夫妻同财"现象。这也就导致当事人在分割共同财产时往往因证据不足而败诉。

         实践中法庭调查阶段应当对此慎之又慎,由于财产的种类繁多(既包括物权,又包括债权),因此笔者在此仅作概述,法庭调查应注重如下几点:财产的种类、数量、来源(时间、方式);共同债权中债务人情况、债形成的情况(有无合意);共同债务中是否存在合意、是否将债务用于共同生活。